2018年上半年度国内共发生989起早期投资案例,投资金额更是下降了53%

图片 4
商务理财

资管新规出台以来,对于VC/PE机构募资难、退出难问题的讨论成为近期热门话题。从投资端来看,年初以来整体表现平稳,大有超出募资和退出之困而独善其身之势。在业内人士看来,投资端维持平稳的重要因素是大机构推动的大额融资,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投资端“繁荣”的真相。缺乏募资“输血”和退出回流,投资端能否维持“独善其身”的态势或是下一步行业需要关注的问题。

摘要
资管新规落地一周年。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前四个月国内创业投资机构共发生1471起投资,投资金额约1807.92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投资案例下降了22.8%,
投资金额更是下降了53%。

2018年9月28日,国家发改委在“双创”活动周专题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创业投资市场。这一消息引发国内VC/PE圈的高度关注。

清科研究中心近日发布数据显示,
2018年上半年中国创业投资市场投资热度不减,但受各种因素影响,募资与退出情况均不理想。上半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保持高活跃度,TMT行业依旧是备受关注的重点行业,早期平均投资额进一步提升。业内人士认为,下半年将是投资机构入市的好阶段。

图片 1

投资端“独善其身”

资管新规落地一周年。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前四个月国内创业投资机构共发生1471起投资,投资金额约1807.92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投资案例下降了22.8%,
投资金额更是下降了53%。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中央企业搭建的创新创业平台达到970多个,国内创业投资机构超过3500多家,资金管理的规模已经接近2万亿元。一大批的创新型企业高速成长,市场主体也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

早期投资高度活跃

张奥平刘岩/文2018年全年,一级市场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和风险投资机构资产管理规模有所上升,但受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影响,增速开始大幅放缓。虽然2018年全年投资企业数量及金额并未出现大幅度的下滑,但募资金额却出现了大幅的下跌。股权投资机构步入了“募资难”的新周期,此效应也已经在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传导到企业融资端。

年初以来,尽管面临募资和退出的双重压力,但是VC/PE机构在项目出手上依然没有退缩,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整体表现平稳。

在记者采访的多家创投机构中,大部分表示,资管新规之后,原本由银行通过理财资金错配和结构化配资流入私募股权市场的钱,被资管新规瞬间切断,募资难的问题全面爆发。进入2019年以来,募资越来越艰难。

与前述欣欣向荣的“双创”景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VC/PE行业近期利空频出。自2017年底资管新规横空出世,创投圈已不断爆出资金枯竭断流、VC/PE遭遇募资困境,投资成本高、国内IPO过会率低,项目退出也越来越难,项目退出收益率明显下降等消息。近期以来,政府部门相继收紧政策。2018年8月末,创投圈曾爆出“取消税收优惠,并按照新标准追缴历年税收”的税收调整,税负政策生变也一度让行业炸开锅。此外,又有私募机构注册暂停、有限合伙注册暂停新闻相继传出。为此有业内人士直呼,VC/PE“至暗时刻”到来。

投资方面,从规模来看,2018年上半年投资总规模创历史新高,早期投资保持高活跃度,平均投资额延续上升趋势。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中国创投市场共发生投资2154起,同比下降13.8%,其中披露投资金额的1679起投资事件共涉及1173.97亿元,同比增长14.7%;平均投资规模高达6992.06万元,同比上升56.7%。从投资机构角度分析,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目前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投资活跃度较高的仍然是红杉、IDG资本、深创投等老牌知名机构。

一、2018年股权投资现状回顾

今年3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数量环比呈现出增长趋势,不过,投资金额环比呈现轻微下降的趋势。清科数据显示,3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发生投资案例713起,其中披露金额的案例513起,环比增长61.7%;3月总投资金额为601.57亿元,平均投资金额为1.17亿元。4月投资端延续3月的态势,整体表现稳中有升。投中研报显示,4月VC/PE市场表现出投资案例数量下降但投资规模看涨的状态,且创投市场投资金额达到年度新高,私募股权市场投资金额也处于年度较高水平。虽然投资案例数量减少较多,且处于年度较低水平,但是较高的投资规模导致创投市场的单位投资金额较大,表现出投资方对既投项目的认可和信心。

募资难,VC/PE开启减持潮

在宏观经济调整、去杠杆及严监管的大环境之下,VC/PE行业风云变幻,国内VC/PE真实变化如何?市场与政策环境对行业产生了什么影响呢?

早期投资总金额同比出现小幅上升,投资案例数同比略有下降。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2018年上半年度国内共发生989起早期投资案例,同比下降6.0%,披露投资金额约为75.51亿元,同比上涨1.1%,披露投资金额案例数为766起,平均单笔投资金额为985.77万元,同比增长29.2%,早期投资市场估值上升的趋势仍在延续。

截止2018年年底,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股权投资机构超过了1.4万家,基金管理规模超过了10万亿元,从规模上看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二大股权投资市场。但全年的投资规模、募资规模及退出数量与2017年相比均出现了下滑。

业内人士认为,VC/PE敢于出手,很大程度上与政策支持有关。但值得注意的是,资管新规出台后,打破刚性兑付、严禁多层嵌套、消除期限错配等成为私募行业监管的重中之重,关于募资难、退出难的讨论日益受到行业关注,而这也让过去三年飞速增长的股权投资行业再迎变局。业内人士称,在“募退双难”的大背景下,缺乏募资“输血”和退出回流,投资端能否维持“独善其身”的态势,或是下一步行业需要关注的问题。

融资端大幅降温的同时,VC/PE加速已投项目的退出,希望能借此形成“投资——退出——再投资”的体内循环。

“资本寒冬”背后的募资“冰火两重天”

另外,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指出,2018年上半年度早期融资企业的头部集中效应愈发明显。对于投资人而言,“看得到”和
“看得懂”固然关键,“能投进”的能力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1、2018年股权投资市场募资端情况

大额投资成推手

据清科私募通的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创业投资企业通过IPO、并购、股权转让等方式实现退出的案例约419起,其中通过IPO实现退出的案例约309起,占比73%。而2018年同期,通过IPO方式退出的案例占总退出案例的26.56%。

2017年以来,创投圈的“资本寒冬”声浪渐起,不少VC/PE开始惊呼募资难,至2018年上半年,更多机构叫苦连天。业内流传的一则真实故事,“一家成立5年的VC机构,春节回来后除了前台,人人身上都背上募资KPI考核,可以说全员募资”。一会儿是机构全员募资,一会儿是某家机构快撑不下去了,类似的传言不绝于耳。

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2018年上半年,互联网、IT和电信及增值业务为早期机构重点关注投资行业。其中,互联网行业获投案例数为250起,披露投资金额为19.87亿元;IT行业共发生237起投资案例,披露金额为17.69亿元;电信及增值业务行业共发生91起投资案例,披露总投资金额为7.97亿元。从统计数据来看,早期投资机构依然重点关注TMT行业。人工智能为IT行业引入资本流量,新一轮消费升级带动娱乐、教育等发展。

2010年以来,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增长迅速。2017年,一级市场共成立人民币基金3574支,是2010年的15倍;总募资金额达1.78万亿元,是2010年的7倍。但进入2018年以来,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整体开始下滑,2018年股权投资机构整体募资额为1.33万亿元,较2017年同比下滑25.6%,且略低于2016年的1.37万亿。

“一级市场愈加趋于理性,VC/PE出手愈加谨慎,资金向头部企业聚集的趋势仍在继续,平均投资规模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淳石资本CEO施文捷这样总结年初以来的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变化。

根据上市公司的减持公告统计,2019年的前四个月约有592家创业投资机构宣布了减持计划,而2018年的同期仅有311家,是2019年的52.53%。在这波上市公司减持潮中,多家知名VC/PE现身其中,例如九鼎投资、中泰资本等。

VC/PE基金“募资难”是否普遍呢?

募资难成行业痛点

图片 2

上述总结也暴露出了投资端超越市场“独善其身”的真相:大机构的大额投资在一定程度上营造了投资端的“繁荣”,成为投资端整体维持平稳态势的关键推手。

1月2日,九鼎投资宣布对新疆火炬进行清仓式减持。公开信息显示,截至一季度末,九鼎投资已完全退出10个项目,投资本金共计9.08亿元,单季度收回金额33.22亿元,而去年九鼎投资全年仅收回20.14亿元。

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已登记VC/PE管理人为1.43万家,上半年增长1109家;管理基金3.15万只,上半年增加3111只;管理规模为7.95万亿元,上半年大涨8554亿元。2018年半年时间管理规模增加8554亿元,这近乎“双创”火红年2015年全年的募集资金额。

从募资方面来看,募资难问题凸显,早期募资下降明显,但优质机构仍能获得大额融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261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其中,披露募资规模的234支基金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资本量为794.67亿元,同比下降44.1%,平均募集规模为3.40亿元人民币。中国早期投资机构上半年度新募集36支基金,共募得38.22亿元。与2017年上半年数据对比,募集基金数同比下降41.9%,募资金额同比下降52.6%。

2、2018年股权投资市场投资端情况

清科数据显示,年初至今出现多起大额投资事件,如腾讯独家投资两家直播平台——“斗鱼TV”和“虎牙直播”,共计投资金额近70亿元;6月初,永安行公告显示,哈罗单车与蚂蚁金服旗下的上海云鑫等投资方签署协议,新一轮融资规模达20.6亿元;4月下旬,满帮集团被曝完成合并后的第一轮融资,融资金额19亿美元。此次融资由国新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联合领投,包括谷歌资本、金沙江创投、农银国际在内的多家境内外投资机构跟投,红杉资本、高瓴资本、纪源资本等现有投资人也参与了本轮融资。

3月15日,中泰资本股权投资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宣布对双一科技拟减持不超过5.47%,为清仓式减持;江苏高科技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也宣布将对其减持不超过2%。

半年内完成近万亿元募资,“资本寒冬”从何说起呢?

不过即使在募资压力偏大的环境下,优质机构仍能完成大额募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创业投资市场募资金额在10亿及以上的基金共有26支,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启明、天图、毅达、基石都完成了20亿元以上的基金募集。

2018年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总额约为1.08万亿元,较2017年同比下降10.9%,相较于募资端的降幅相对较缓。其主要原因是2018年部分股权投资机构投资资金来自于募资顺利的2016年及2017年,而2018年全年募资金额大幅下降的效应会在2019年上半年逐步显现出来。

“普通项目可能十多个也不到几亿,大额融资有时甚至是几十亿级别,二八分化明显。去年11月资管新规出台后,再拿到银行的钱就比较难了,不少小机构只能投一些小项目。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存量资金依然在。而且很多大额投资实际是战略投资即来源是企业资金而不是银行的钱。”合璞资本合伙人白晓峰对记者表示。

2019大变局之年

有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募资难”主要集中在一批中小VC/PE身上,优质投资机构虽然募资时间拉长,但仍有众多LP捧着钱找上门。“你听说过红杉资本、IDG募资难吗?像IDG、红杉等比较知名的机构,在国内募集的资金较以往并没有规模缩减,甚至更多,可是留给小机构的资金越来越少了”。类似的消息如近期爆出,知名私募高瓴资本最近募集了新一期基金,规模高达
106
亿美元,成为亚洲地区史上私募股权基金“巨无霸”。“LP会更愿意投规模大、业绩好、知名度高的机构,这样他们能拿到的资金和资源的绝对量和占比也会越来越大”。

对于上半年中国创业投资市场中出现的募资难问题,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认为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从宏观环境分析,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阶段,严监管、去杠杆为金融业主要基调;二是从市场层面分析,募资难是投资机构爆发式增长后优胜劣汰的必经过程;三是私募基金登记备案要求提高,部分地区基金注册困难,导致机构的运营成本、合规成本提高,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机构募资难度。

图片 3

募资难传导之忧

对于扑面而来的减持潮,青松基金的一位投资总监表示,经历了2017年的IPO大放水之后,很多“3+2”或“5+2”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面临退出压力。对比去年底的大熊市,年初二级市场明显好转,今年减持是比去年更适合的时机。

2017年11月,“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面世。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发布。被称为“史上最严”的资管新规,总体监管逻辑是“打破刚兑、降杠杆、降风险、降成本”,新规下,银行自身的募资变得困难,VC/PE机构募资的冲击也不容小觑。

值得关注的是,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指出,在募资难的背景下,今年行业发生了一些变化,有很多早期投资机构、天使投资机构,因为募不到资而放弃了、不做了,或者转向了区块链;另一方面,一些机构在品种上增量,涉足更多的业务,例如红杉中国,有VC基金、PE基金,也有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现在还有母基金和天使投资基金。

从投资行业分布来看,IT、互联网、生物技术与医疗健康投资案例数排名前三,分别实现2180起、1783起、1340起。投资金额来看,排名前三的分别是金融、互联网、IT行业,其中金融业实现投资2369.95亿,超过总投资额的五分之一,领跑全行业投资金额。

“募资难问题其实不是新问题,今年这一趋势仍在继续,今年1-5月共完成募集资金4287亿元,同比下降近70%。”施文捷对记者表示,这也加剧了机构对募资难向投资端传导的担忧。“传导很可能发生,这也将导致股权市场的马太效应日益明显,资金募集上会向头部管理人聚集,投资会向头部项目聚集。”

除此之外,VC/PE还在积极寻找其他的退出机会。

从VC/PE行业的真实状况来看,“募资难”的问题正出现两极分化,大机构其实仍不缺钱,小机构却在淘汰的边缘。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小机构以及新机构在募资方面缺乏优势,大机构或知名机构的竞争力颇为明显。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源向优质机构集中,80%以上的基金日子会很难过,特别是几个亿的中小基金和新成立的基金,将很难生存下去”。

业内看好下半年入市时机

图片 4

“募资难对投资端肯定有影响。所有投资机构都是以投资带动募资,一旦资金不到位,所投项目必然会受影响。不能持续注入资金影响到企业的发展,而这反过来影响将来的募资。实际上,随着所投项目增多,资金需求增加,当募资遇到困难,对投资机构来说就没有血液。募资难不光影响到投资端,也会影响投资机构的良性循环。”领势投资创始合伙人张晓娟表示。

5月9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在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上表示,在已公布的102家科创板申请企业中,有84家企业获得603家股权创投机构共650只基金的投资,在投本金332亿元。另有3家企业获得过投资,但已完全退出。

在这场资金战中,头部机构凭借品牌效应获取了众多LP的追捧,而中小机构由于缺乏品牌及业绩支撑,显出劣势,最终导致市场格局分化。如此说来,“资本寒冬”实质上更可能是募资的“冰火两重天”,是一个结构分化状态。

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首席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认为,行业整体投资回报有所下降,LP结构不太合理,资管新规,保险资金进度缓慢是导致募资难的主要原因。对此,他建议从母基金下手,大力支持市场化母基金的设计,并出台有针对性的扶持政策,积极鼓励和支持保险资金/养老金等投资市场化母基金。

从投资阶段情况来看,扩张期投资案例数量最多,达到3601起,其次是初创期2911起,之后是种子期1791起,最后是成熟期实现1554起。投资金额上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扩张期企业金额数量最高,达到3943.55亿元,超过了拟IPO的成熟期企业,剩下的由高到低依次是成熟期3941.38亿元,初创期1905.43亿元,种子期778.87亿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